计划了三年的年度总结,终于在19年伊始写下了第一篇,同时这篇也包含着姗姗来迟的大学四年的部分回忆。

2018年的武汉,在一场雪后结束了它的尾巴。而我,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宿舍、食堂与实验室的三点一线之中度过三天的小长假。

今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年度大事件,要数大学毕业了。尽管已毕业半年有余,毕业季的一切仍然像是发生在昨天:彩虹跑、井盖涂鸦、跳楼塔下的航拍、学院的毕业晚会、毕业典礼上的pick me up,等等等等。我想,大学四年带给我的,并非学到了多少知识,而是有了充足的时间思考,让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想做怎样的事儿。回顾往昔,前两年平平淡淡,性格上没有明显的变化,用现在的眼光看,甚至做了些蠢事:直接地表达出对他人的不满、自作多情地帮助他人,索性的是,看了点纪录片、读了点科技史、攒了点消息源,幸而得以了解自己的专业,奠定了做人的基础。后两年的事情比较精彩,一来几乎重新构建了大学的朋友圈,二来是待人接物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再分对错,也能做一些不愿做的事,知道了选择性倾诉……这些,有一部分要得益于接管了西电开源社区,我想我是达到了当初接手的理由的;一部分要感谢去年上半年的两次掰手,让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反思着自己;至少还有一部分要感谢SUSE给我的实习。

实习是一个围城,没有的迫切希望拥有,有了的却又觉得没啥了不起、倒是怀念起了校园。虽然当时觉得挺一般的,时隔近一年的酝酿,我知道了它的可贵:一种很棒的企业文化与工作环境,leader潜移默化下带给我的思考问题方式,跟周围大哥哥大姐姐们学到的习惯与知识。想起去年的十一月下旬,走在潘家园的天桥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想着未来要不要读个博,毕竟工作要做的东西一眼可以望得见尽头,奔波在外的日子确实比不上象牙塔。几周前的组会让我想明白了,虽然他人的大多数工作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实用的价值,可就是这样的idea我也想不出来。我不适合当一个creater,那就好好当一个follower吧,他人的代码拿来考考古,研究研究内在的原理比较适合我。

谈起校园,讲真,我一度对当下并不满意。身在华科,自己彷佛是一个过客,人来人往,我置身事外。十月底的CNCC杭州之行,大学同学的亲切与而今的陌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来,慢慢地觉察到了华科的温馨:食堂大妈会因地滑批评工作人员,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也很有趣。未来也会像爱上大学一样爱上华科吧?我也想在这里留下一些值得珍惜的人和事。至少,期望不会如同讨厌实验室一般讨厌它。

这半年来,跟啦姐唠嗑不断,尤其这几周互相吐槽着互联网寒冬。美团裁,美团裁了知乎裁,知乎裁了新浪裁……想想半年之后就要找工作了,这一波寒风冻得自己瑟瑟发抖,不知道一九年的下半年会何去何从。但是,也庆幸自己经历了这场裁员潮,得以让自己明晰“历史的进程”——与都能让猪飞起来的风口相比,技术并不重要,只是会令人多了些选择罢了。虽然未能从一五年滴滴快滴的合并中获益,但有幸看到了ofo的故事:成也资本败也资本,也有创始人戴威的经验不足、无序的管理,更有多方的一票否决权,致使ofo即将走向剧终,尽管它不愿谢幕。不过如果我是戴威,一生由此番经历,足以。

一八年的确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修宪、年中戛然而止的楼市疯涨与中美贸易战的打响,下半年的股市暴跌与共享经济的谢幕,年末的裁员潮,以及贯穿整个年份的比特币价格下跌……似乎整个一八年的主题就是“凉凉”。从历史规律来看,经济危机十年一遇,零八年距今已有十年,在毕业前后八成有机会感受一番,但愿能从中收益,毕竟十年前还是个啥也不懂的孩子呢。

不过讲道理,似乎经济危机对家乡的冲击力很小,毕竟十八线小县城,生活很平淡,不会有大的变化,尽管当前信息流通已经很通畅了。毕业之后在家度过了两个月,感觉不是很能理解亲人们的一些行为,比如贪便宜的心理、对人的承诺、见不得别人的好……倒也明白了一些诸如大方地认错并非易事、柠檬市场、认知很难改变这样的一些道理。

自高考之后家庭给我的影响式微,毕竟此后学校、专业都是自己找的,也不爱与家人联系。蛮幸运的是选对了专业,从当前的角度看,自己挺喜欢这专业,尽管高考那年计算机并不被推荐,但在一六年的时候见证了AlphaGo,至此开始了行行转计算机、人人学人工智能的热潮,称得上是选对了专业。但自己并不看好未来的就业,大多数的人何去,此时、未来又在从事着什么工作,去了一二线互联网公司的人所经历的艰辛,恐怕是那些只看贼吃肉、不看贼挨打的人看不到的。

二零一八这一年,自然有些许遗憾,比如是后悔毕业旅行结束后跟同行的俩人闹了点小情绪的,尽管的确不喜欢他们的玩笑言语,未留影的别离终究算不上完美。那么如果时光可以穿梭,我愿意回到过去吗?我想我会说不。四年很长,也很短,走走停停,也就到了尽头——这是我临走前留在大学床板上的一句话。走过的路,再走一遍便没了初心,如同怀念过去,只是怀念回不过去的从前。记忆中的你我他,那人、那事儿,都停留在了过去。即使是舍不得离开的大学,归来之时,也少年不再,物是人非。

生而为人,2018,我不后悔。

面对2019,我想许下一点心愿:

  • 拿到一份令自己满意的offer
  • 去一趟张家界看一看
  • 有一次滑雪
  • TO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