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年初以来,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拖延症犯了,迟迟没有动笔。现人在珠海,不想晃悠了,于是有了段不知道做什么的时间,那就把这段时间的所思所想写写吧。

年初的时候给自己定了个年度目标——摆脱焦虑。在个人竞争力的角度上,我想我找到了答案。优秀的人不应该是一个经验主义者,他的竞争力体现在这四点:1. 沟通与协作能力;2. 具有面对任何困难的勇气;3. 信息搜集与逻辑思维能力强;4. 做事认真负责。毕竟技术细节是无穷无尽的,以开放的心态去面为未知,而不是深陷在细节中迷失了方向。

可是,面对生活,我越来越彷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开源社区有国界冲击了我的观念;脉脉上爆出的外企丑闻让我意识到外企也不是净土,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概率问题罢了;而在上海的疫情中,基层暴露的管理水平跟我家乡没区别,更是颠覆了我对大城市的认知。这一系列不由得让我思考自己在外漂泊的意义是什么,毕竟在外工作,除了工作机会更多外,也找不到别的优点了。

说起工作中的成长,我觉得这跟人的态度有关了。有些人,工作职责计较得那么清楚,并且疑难问题一点儿也不想碰,加上甩锅甩得飞起,埋怨学从事这工作不到什么。我倒觉得学不到实属正常,因为成长本身就伴随着痛苦的,舒服的工作很难得到成长。

自己出差珠海,来给客户演示在当前版本上还没测过的功能,匆匆忙忙地通知,也没啥时间事前准备,全靠临场发挥。据一同事所说,我在领导眼中现在是职业擦屁股的,【苦笑】。这项目自入职起便跟着一起做,期间也参与了中途接手预研成果做商用落地的事情,回首,不由得感叹“稍微有点难度的项目太考验参与者的合作能力了”,参与者不在多而在精,而且要有能cover住任何问题的人在才行,否则解决问题时候的沟通成本太高。

是越来越厌倦了在当前的公司工作了,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周末双休、法定假日的前夕。这段时间常常有若干件事情同时按在了自己头上,重要程度还都差不多,自己又不喜欢当路由器把问题甩给别人,因此自己好似个夹心饼干,倍感难受。庆幸点的是,在做的东西所涉及的技术是过去曾想研究的。

当前国内经济形势不好,互联网裁员裁得比2018年贸易战之初还要猛烈,我这一个多月每周都能从脉脉上看到裁员的爆料。自己呢,目前看不到裁员的可能,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到处吃瓜。疫情改变了生活,也改变全球局势,不知道这样的形势能持续多久。下半年开完会后或许会是个转折点,毕竟这片土地说不定要换老板了嘛。

一年没写技术文章了,其实能写的还蛮多的,有时候想写,琢磨着又要整理一堆资料,嗨,就算了。工作了近两年,热情确实要被磨平了,人也在逐渐朝着当初被自己嫌弃的样子转变。

– 2022.05.22 于珠海,唐家湾大学城,亚朵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