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关键词: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工作的第二年,成长很多,感慨更多。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就公司流程而言,刚入职的那会儿,处处觉得不合理,总想着批判一番,在经历了项目的复盘回顾之后,真心感受到制度是合理的,但是执行起来变了味儿。在我们这,虽然白纸黑字的项目管理上写了从项目立项到交付存在的若干个流程,但对我们开发者来讲项目都是从天而降的,充足的人月预算几经压缩,留给我们的只有两三周,并且理论上需要多期预研再落地的项目赶鸭子上架,用堆人力来解决搞不定的问题,尽管很可能是一人干活其他人围观的场景。小时候读不懂《皇帝的新衣》,不明白世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傻的人,现在也能渐渐地理解了。读了公司有关可信的发文,大老板确实深谋远虑,只是没考虑到公司执行者的利益与实际情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让这项政策成了鸡肋。

以往我总以为勤奋可以弥补天赋的差距,殊不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天赋,更在于勇气,勇气的差距是不可能被勤奋抹平的。de了半年多的bug,在解决诸多怀疑人生的问题过程中让我拥有了面对未知时的勇气,不再恐惧接手不确定性的问题,这也是我今年最大的收获。市场经济下的工作,是存在公平的,尽管这个公平并非绝对。确实一个人的绩效很大程度上由手头上的活儿决定,但未来被安排怎样的活儿,也是由当前的工作结果来决定的,问题的解决与闭环、他人的沟通与协作、责任心与工作态度等评价指标总会在工作中体现出来,靠谱的leader不至于让不合适的人承担重要的工作吧。换个角度想,做好手头的工作,总能得到相应的经验的,付出了终究是有回报的,若自认为可以胜任更好的工作、拿得到更高的薪资,那并不需要他人的肯定,利用获取的经验跳槽跑路呗。工作中蛮多的人总想过多地索取本不应属于自己的回报,但踏踏实实地做事,佛系对待奖赏,理性地分析现状,也会过得很开心。

工作之后,不可避免地要考虑买房的事情。五月的时候同表姐逛了下合肥的房子,感慨良多:并非缺房子,而是缺有升值空间的房子。合肥的房价涨得着实有些离谱了。布局了产业的地段有升值的潜力,公司尚未落下,房价直接起飞了,鸟不拉屎的地方都高达2w+/平方米;那些逐渐被抛弃的老城区,房价低迷无人问津,而且物价也相对便宜些,只是那里的房子逐渐在贬值罢了;还有那滨湖新区,虽没有什么产业,但一个又一个的小区拔地而起,只因省府落在了那里,是潜在的学区房区间,便被卖上了贼高的价格。

是越来越厌倦加班了,也越来越迷茫。朝九晚九的生活日复一日,我不清楚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自认为欲望不高,不考虑房价的话年入十来万就可以过得不错了,考虑房价的话收入再高又有什么用呢?用一二十年收入的大部分来偿还房贷我觉得自己做不到。我怀念大四那会儿无忧无虑的实习生活,穷是穷了点,可过得是着实开心,也没有现在焦虑的心境。自己的焦虑来源于对未来的不安全感,作为打工人的干电池用完即扔,大龄歧视之下找工作就很难了。上半年的时候尝试跑路过,奈何接不住自己的月薪,加之恰好那几天发生了点事儿,让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留下点值得纪念的时光,而今项目暂告一段落,也对降薪想通了,或许可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