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关键词:疫情,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下班回家,躺在床上刷抖音,看到“鼠实不易,牛转乾坤”,才意识到,自己即将活过第二十四个年头了呀。非要给自己的这年一个定论的话:上半年在家躺尸,下半年工作即生活。

本计划在离开象牙塔前到处走一走、拜访下故友,可计划不如变化,春节前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一切计划,自己老老实实在家呆了半年,这半年期间哪里也没去。不过,自高考后,已经很久没有在家呆过那么长的时间,从年初一月十八日返回至七月二十九日返校,这是自己记忆中求学生涯中最漫长的一个假期了,因此我也得以有机会慢慢体会家乡的风土人情。有一说一,这六年的家乡变化还是蛮大的,远超本世纪之初的十年:老城区中,小时候那熟悉的街道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没有了那熟悉模样,并且很多区域或拆迁中、或在建设;而新城区的发展得倍感陌生,无论是住宅小区还是马路,竟有了大城市郊区的感觉,只不过见不到人罢了。在家呆久了,免不了要跟人去打交道,交谈中体会到了人情世故四个字的含义:小地方属于人情社会,有关系乐在其中,做事处处方便,没关系只能自认倒霉,处处碰壁了。想想也有点搞笑,一方面人们对此破声咒骂,另一方面总想找关系办事。

入职前,发生了一悲一喜两件事。悲伤的是,自己自研究生入学以来,对毕业要求十分上心,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延毕的可能,可最终我还是被延毕了,虽然仅仅是延毕了一个月。原因嘛,不满足实验室的毕业要求。自己是专硕,实验室对专硕的要求是一个有验收证明的项目、一个英文技术报告(实则类似英文会议论文),以及根据导师实际需要的软件著作。英文技术报告原则上导师把关、由大老板审核确认是否通过,大老板更多地关注格式问题,可只有三次黑盒测试机会,并且只有一份传承久远的大致格式说明。自己嘛,第一次是问题多多,之后的两次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断,就悲惨地不能参加六月的毕业答辩了。大老板的确有点狠,实验室今年毕业一共七八十个人吧,据说延毕了十六个专硕、十二个学硕。延毕这个事,没有亲身经历真的挺难感同身受。其实被延毕倒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能接受已签约的工作丢失、工作需重新再找的可能,甚至大不了肄业,新的人生轨迹是好是坏也说不准呢。但是吧,求学真的没啥选择,肄业心有不甘,毕竟没了应届生身份,也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而工作了至少可以撂挑子不干了。话说,自己现在回忆起七月末拿到学位证、毕业证的场景,欣喜之情依然历历在目,那时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俗话说祸福相依,延毕了一个月的我,倒也有时间在家考完了驾照,而且紧张刺激:自报名至拿到驾照,仅三个月,尤其考科目二(七月一日)的时候,是前一天上午答辩,下午看考场,第二天考科目二。在学车期间,也认识了不同的人,有爱占便宜的、赖在车上不下来的中年大妈,有喜欢炫耀的、算得上成功人士的大爷,还有异乡打工、靠勤奋定居上海的中年阿姨,以及或同在毕业中、在上学,或早早出来打工的同龄人。交谈一番,还是有一番感叹的:不同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观念的差异影响着言行,当下是过去的影子、亦是未来的原因,如同美剧《西部世界》所说——每一个NPC都有一个背景故事,这些背景故事是他们生存的基石。

导师及师门的毕业合影

七月三十日拿到毕业证那天,把2020年一分两半,后一半都是绕着工作团团转了。客观地说,工作氛围算得上工作过的三家中最好的了,工作环境确是最差的,比意料之中还要差点的。这四个月来,也让我对牢厂有了些许体悟:985垃圾回收站不是白叫的,人均水平的确差,但大牛也不是稀有,员工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拉会,人多力量大,总能找到知道的、有办法解决的人,虽然往往直接或间接地卷进来N人,但并不需要员工有多高的技术水平,只需要当一个合格的螺丝钉即可,这样的话,员工的可选人群足够多,成本也就一年半载而已;一套繁琐的制度,令垃圾的方案在多数人的层层把关之下,也能有可靠的质量下限保证,虽然也因如此严重降低了工作的效率,导致不加班成为了不可能事件、丧失了自我提升的潜力。牢厂的技术等级存在天与地般的差距,以我所在的部门举例,属于预研平台的业务交付方,承接更上层团队的交付,往下有业务测的研究平台负责业务方的技术探索,有业务团队负责产品的具体交付工作。我们的上层团队很厉害,但我们这边就一般般了,业务侧的研究平台技术能力或许跟我们这边差不多(或者差一点),但业务团队技术水平真的是烂到不能再烂了。自己的提升在这几个月以来倒是明显的,一是因工作需要,之前看不懂的内存管理部分也渐渐地啃得动了,二是也终于开始探索有兴趣学习却不想学的动态跟踪技术。

有时候会想,如果回到过去是否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的确也如拉姐所说:无论选择哪里,都会后悔当初的选择。相比于多数人,我觉得自己也蛮幸运的,至少自己的团队不算差、做着不讨厌的工作,如同当年保研所去的地方一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老板学术能力一般,人倒还不错,没有被压榨、也没有遇到危难的事儿。半年的工作,令我有时候也很迷茫,我不清楚自己能在此番状态下坚持多久、下份工作该是怎样的,甚至愿不愿意三十岁的时候依旧从事这个行业……也就那样吧。

接下来的一年,生活上没有啥新气象了吧,但愿疫情早些过去。这年没啥flag,去年的全都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