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开启秋招之前,我去福报厂实习了五周,转正答辩的结果即是我挂了,只是挂得并不是猝不及防,甚至在我的意料之中。其实早在第二批意向书发放的后一天傍晚,曾与福报厂的主管沟通过,阐述了我对意向书的担忧,并表示“如果阿里把我当备胎的话,我就不优先考虑了”。事后才意识到我这句话多么地不应该说,至于它是不是压死我意向书的最后一根稻草,应该是只有福报厂主管与HRG知道了。

我说话一向很直接,想什么便会说什么,并不会顾忌聆听者是怎样的人、处于何种位置。在此事发生之前还觉得这算得上是一种优点,毕竟某种程度上受了《三体》的影响——片面、扭曲的信息带来的使相互猜忌,正确的决策应是建立在掌握足够多信息的基础之上。

国庆黄金周前期就预感了福报厂意向书不保,那时没有惊慌与痛心,这是不可能的,随之而来的担忧令我整个假期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想着:算了,把A公司的offer接了,就这样吧。可小米并不属于我的目标公司之一,就这么去了必然又是一段遗憾。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高傲的人,以致于在秋招中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一方面是自以为胜券在握,虽然为岗位类别划分了优先级,却没有认真面试、努力获取备胎,面试的场数不过二十;另一方面对拒绝内推拿到的offer感到过意不去,因此放弃了那些可以内推到组、但去的意愿并不强烈的面试机会。对此行为,确实是后悔过的。

很久之前同学告诉我“秋招看缘分”,现在我信了。长期积累下来的专业知识,若非精心准备,在短短的几十分钟面试中并不如背面经的效果好。紧锣密鼓地准备大半年后开始秋招,大家的知识储备其实差不多。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同是应届生,彼此之间能拉开大幅度差距的人又有多少呢?对于考察算法题,A公司的部门老大给我说出了他的看法: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靠刷题,但可以从中看出一个人的态度。

签约三方之前,我的面试场数并不多(不到二十),只拿到了三家公司的offer,最后在B、C两家之间徘徊。决定后至今,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两家的工作内容相同,一家横向发展,此领域的技术栈都会涉及,一家纵向发展,聚焦于部分模块,我选择了后者。有家人、朋友、行业内各方面的意见,我调查得很全面了,未来的事情就让他留给未来吧。

国内的环境对技术人员并不友好。意外得知也承认了——技术在互联网公司并不重要,东西能用就行,用不着多高大上,基础软件是阳春白雪;公司重要的是盈利,业务驱动,炫技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35岁是一个坎儿,走纯技术路线的话不知道有多大的可能迈过去。

常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秋招之时,看到offershow上展示的打包价50w、60w,心想着他们怎么敢接下来呢?互联网圈子还是太浮躁了,有的同学只盯着钱的多少,而不顾隐藏着的风险。我觉得自己是被overpay了,究竟值多少还是有点数的。

我期望自己能保持一颗初心,不留恋人世间繁华,拿得起放得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在每个时间点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没有焦虑,也没有攀比,能做到当前圈子的前20%足矣。

所有的选择,都是最好的选择。

  • 秋招前,我给自己设置了三类目标职位:1. 基础软件相关;2. 云计算开发; 3. 普通后台。对于第一类目标职位,第一梯队的企业有三家:阿里云、华为、字节跳动,分别代表国内最大的公有云、国内投入最大、发展最具潜力。
  • 来x学校读研,准确地说,我也不清楚算不算一个遗憾。没有想象中那么糟,也没有很美好。实验室的氛围有点压抑,自由度很低。在这里走一遭,好像并没有巨大的转变——很多知识都是在1的基础上增加了点;称得上好朋友的新同学目前也一个没有,远不如大学同学亲密。

想了想,总结了下秋招的教训:

  • 教训之一:说话勿直接,同事毕竟是同事,公司不是家。
  • 教训之二:勿眼高手低,勿懒惰,脸皮要厚。
  • 教训之三: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坦然接受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