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是学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实习了。

第一次实习是在北京的SUSE,2017年07月24日至2018年02月09日,经历了办公地点的搬迁 ——北京财富中心至环球金融中心,经历了技术分享、参加培训、体验hackweek、参加年会…… 体验了一把欧企对员工的人文关怀。这些,都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

SUSE Hackweek 0×10后的合影

第二次的经历总不如第一次来得刻骨铭心,福报厂的福娃生活也不如第一次过得愉悦。但 值得肯定的是,还是有很多收获的。

Note:马云说“996是修来的福报”,因此阿里巴巴被戏称福报厂,员工戏称福娃。

工作时候的99还是要比在校的910要辛苦的,毕竟缺少了摸鱼。第一周的时候因单程通勤时 长1小时,修福报的工作强度下真的属于倒头就睡了;后来住在了园区旁边,幸福感提高了 一大截。这边的加班,真的算是一种文化了。

整体的生活波澜不惊,能拿出来数落的也就实习生培训——百年技术了。很幸运遇到了有 着积极心态的队友,虽然结果一般般,时间很短,但是很快乐。过程远比结果重要,以积 极的心态融入其中,回忆的片段才是最美好的。

305期百年技术全体成员合影

培训期间,了解到原来福报厂是通过双十一崛起的,进而延伸出阿里云、菜鸟物流、本地 生活服务等一系列产业。有一个师兄的分享很有意思,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大意是年龄打 了后就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反而是一命二运三风水。他确实蛮幸运的,学历平平,毕业 后工作一般,在2011年福报厂早期误打误撞加入进来,陪着集团经历了这么多年,因为坚 守,从一个边缘组的普通员工到这个组的核心,再到高P。

很多时候,历史的进程太重要了。很赞同这句话:现在争着去BAT的应届生跟过去去外企的 没什么两样。集团的高管,大都是伴随集团一路走来,未加入之前可能履历平平,数年的 沉淀,造就了集团,成就了自己的功与名。

辞职前的傍晚,主管找我谈了入职以来的第二次话。其一是提到了福报厂的团队模式——并 非工厂模式,而是工作室形式。工厂模式侧重流水线作业,而工作室强调每个人都有自己 的定位。我个人觉得工厂模式反而更适合企业,强调的是效率;至于说个人发展,何不为 员工定期提供培训、充足的非工作时间,让员工自己抉择呢?其二是个人的发展,这点我 很赞同——当前的发展趋势求导,在未来想要更多的选择权意味着更高的斜率,低于平均值 的斜率意味着泯然众人矣了。其三谈到了操作系统的发展趋势,这点出乎我的意料。我本 以为操作系统很成熟了,当前的工作大都集中在新硬件的产生带来的新特性、bug fix、特 性的移植之类的工作,然则不。抽象层是一个很好的东西,遵循统一标准下的各类软件的实 现,在不同的抽象中有着不同的作用,兼容性很好,很适合DIY。但是兼容性也带来了性能 损失。未来的应用朝着专注于逻辑实现发展(即函数计算FaaS),不必关心并发量、性能瓶 颈等问题,这些都交付给基础设施提供商(即云计算服务提供商)来实现。那么这些抽象 便是不必须的,兼容性与性能不可兼得,用户不再关心服务的具体实现,云计算服务提供 商则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降低兼容性,以提高性能。

这期间回忆起来,有些未尽的遗憾,也有值得回味的缘分。辞职后的傍晚,离开园区的路 上,碰上了大学的一学姐,虽说路人缘,倒也聊得蛮开心。500福娃的微信群,天天水得不 亦乐乎,这周周末台风利奇马来袭——内陆人表示第一次正面迎击台风,很慌;沿海人说这 天气还能外出放个风筝,淡定。

不清楚明年的今天会不会在杭州,会不会是福报厂。从当前想法看,并不认同福报厂的价 值观,种种。但是吧,谁又会跟自己的发展前景、薪水过不去呢?我觉得自己应该多捞几个 offer,毕竟选择是建立在有多个的情况下嘛。然后,找到一种量化的评价标准,当然选择 得分最高的。

实习生的“离职”只是代表一个阶段的结束。未来可期~